Skip to Content

The online magazine HIGHLIGHTING JAPAN

INDEX

Language
  • 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国立音乐学院演奏三味线的奈奈福(左)与泽村美舟
  • 玉川奈奈福(左4)与国际交流基金布达佩斯日本文化中心的工作人员
  • 浪曲师玉川奈奈福
  • 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的公演
  • 与吉尔吉斯11岁的演唱者Manaschi(传播吉尔吉斯流传的传统英雄叙事诗《玛纳斯》)交流

January 2022

日本的说唱艺术“浪曲”走向世界

浪曲师玉川奈奈福

浪曲师玉川奈奈福作为文化交流使者,于2018年5月到7月在欧洲和中亚7个国家国进行了巡演。请奈奈福谈谈她的体验。

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国立音乐学院演奏三味线的奈奈福(左)与泽村美舟

浪曲是说唱艺术的一种。伴着日本传统乐器三味线的伴奏,浪曲师用独特的曲调和台词述说各种物语。浪曲诞生于明治时代(1868~1912年)初期。曾经一度成为日本最有人气的表演艺术之一,但后来人气逐渐衰退,某一时期多达3000人的浪曲师,如今减少到80人左右。

刚被委派为文化交流使者的时候,浪曲师玉川奈奈福还心想“浪曲正濒临灭绝,必须在国内更大力度地推广浪曲,现在才不是去海外的好时机”。但是她也迫切想知道浪曲在海外是否能得到认可,心里激动不已,就接受了任命。于是从2018年5月到7月,她在意大利、斯洛文尼亚、奥地利、匈牙利、波兰、吉尔吉斯、乌兹别克斯坦7个国家进行了巡演。

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的公演

浪曲的表演形式在述说关于情义与人情、恋爱与友情、历史等物语的同时,赢得观众的笑声和泪水。如果听众不懂语言,他们就无法理解演出节目的故事,也会听得云里雾里。奈奈福准备好了字幕,尝试各种办法在适当的时机打出显眼的字幕。即便如此,奈奈福还是担心观众如果不知道日本从前的风俗,就不会被故事所打动,而在具有不同价值观的国家表演说唱本身的意义都不会被理解。但是她杞人忧天了。

作为文化交流使者,奈奈福选择作为海外公演演出节目之一的古典浪曲《仙台的鬼夫妇》说的是一个妻子的深谋远虑让失败的丈夫重振旗鼓专心打磨剑术并东山再起的故事。妻子教训丈夫的场面博得了听众的阵阵喝彩。

奈奈福表示,“尤其是在女性就业率较高的意大利、斯洛文尼亚、匈牙利、波兰等国家,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似乎很高,她们在现场高声欢呼。”

而在吉尔吉斯和乌兹别克斯坦这样的伊斯兰教国家,听说女性地位尚未确立起来,她便担心这个演出节目会不被理解,但她们还是津津有味地观看着。她切身体会到了,即便宗教和风俗、价值观不同,但夫妇、父母孩子、儿媳妇与婆婆的纠葛,在私心、情义与人情中纠结,坚持正义还是作恶多端等,这些描写人类才有的喜怒哀乐的身边内容在全世界都可以被接受。

玉川奈奈福(左4)与国际交流基金布达佩斯日本文化中心的工作人员
与吉尔吉斯11岁的演唱者Manaschi(传播吉尔吉斯流传的传统英雄叙事诗《玛纳斯》)交流

奈奈福表示,“另一种为人熟知的日本语言艺术‘落语’诞生于江户和大阪等都市并由此发展起来,灵活多变语言精炼。而浪曲更像是一种充满人类最初能量的艺术。喜怒哀乐激烈呈现,或痛哭或大笑,具有人类根源情绪的乐趣。然后还有浪曲师与弹奏三味线的曲师之间的配合度之高。因为没有乐谱,所以浪曲师与曲师(伴奏师)之间唇枪舌战似的互动让人倍感刺激吧。”

最开始她以为没有余力去海外表演,但去了之后才发现了很多在国内意识不到的东西。听众理解日本的风俗大多数也是因为看了黑泽明导演的电影,前人传播了众多文化,才有今天的文化交流。回国后她表示“要放宽眼界,把浪曲推广到全世界”。她每天都在努力磨练自己的技术,为下次的海外公演做准备。